鄉野傳奇~7 第七章  二太子面見皇后說憂心 二太子妃辭別皇后回到府第,進到內寢見著二太子,二太子立即迫不及待地問: 「珍兒,妳見著母后了?」 「殿下,容我先喘口氣喝口茶好麼?」 此時婢女剛好端了茶盤進來,她將茶盤放在桌上,二太子即命她出去。二太子拿起茶盤裡二只裝了茶的杯子中的一只遞給二太子妃。 「謝殿下。」 二太子妃抿了一口茶,再吁了一口氣。只見二太子含笑地看著自己,她羞怯地說: 「殿下,您怎麼這樣子看著人家嘛!」 二太子心懷大樂地將二太子妃摟進懷裡: 「哈哈哈!珍兒,妳那吁氣的模樣好好看哪!」 「殿下,不來啦!您取笑人家。」二太子妃經二太子這樣一說,更是羞得將頭埋在二太子寬闊的胸口上。 「不!珍兒,我沒取笑妳,我說的是真心話。」二 術後面膜太子牽起二太子妃的手道:「來,珍兒,過來這邊坐。」 二太子妃順著二太子的手勢坐了下來。二太子道: 「珍兒,快把妳今早進宮見著母后的經過告知於我。」 於是,二太子妃開始敘述她見了皇后請安後,皇后如何說她瘦,她如何將話題巧妙地引到二太子身上,二太子又如何擔心父皇的健康,又如何去覓藥,如何與太醫會商來醫治父皇的病。 二太子妃鉅細無遺地講了約半個時辰,二太子一直在仔細聆聽,並未插進一語。待二太子妃停了下來,二太子滿臉喜悅地誇讚著二太子妃: 「太好了,珍兒,妳表現的實在太好了。」 「殿下,您交代的事,珍兒哪能怠慢呀!」二太子妃忽然輕拍腦門一下說道:「殿下,我差點忘記告 吳哥窟訴您一件事。」 「什麼事?珍兒?」二太子詫異問道。 「母后在我臨走時要我轉告您,她希望您能進入後宮一趟,母后說有話要問您。」 「真的?太好了,我就是在等母后的這個邀約呀!珍兒,明天早上妳先去見母后,早朝後我隨後趕到。」 「是,殿下。」 一宿無事,第二天一早,二太子與二太子妃梳洗完畢,二太子上朝去了,二太子妃則往福寧宮去見皇后。 到得福寧宮,二太子妃經婢女通報皇后,再隨著婢女進入大廳候著。少頃,只聽得珠簾後方響起一陣環佩聲,並聽得太監大聲吆喝: 「皇后到。」 二太子妃立刻伏地跪迎並說著: 「母后安好!」 「免禮。起來吧!珍兒。」 「謝母后。」二太子妃說完隨即站了起來。 「 酒店打工珍兒,祐兒沒隨妳一塊兒來呀?」 「母后,二殿下早朝後就會過來跟您請安。」 「哦!那好,我們就等著他吧!」皇后道:「珍兒,早上吃過了嗎?」 「吃過了,母后,謝母后關心。」 「吃了多少呀?」 「就一塊小糕點。」 「哎呀!珍兒,我不是告訴妳了嗎?妳太瘦了,妳要多吃點,一塊小糕點哪能長肉呀!」 「母后,珍兒吃個小糕點就已經飽了呀!」 「不行,那哪夠!我叫膳房準備一些。」 皇后立即叫太監去通知膳房備膳。 「珍兒,今兒早上我還沒吃呢!妳就權充陪我吃好了。」 「是,母后。」 不一會兒,太監前來稟報: 「啟稟皇后,御膳已備妥,恭請皇后用膳。」 「珍兒,來,陪我到御膳房用膳。」 「是,母后。」 西裝外套 皇后與二太子妃二人就在御膳房邊吃邊聊起來。待她們用膳畢再一起回到前廳。這時,只見太監來到廳門外大聲稟報: 「二太子駕到。」 二太子妃一聽二太子來了,立刻起身迎了出去。不一會兒,二太子領著二太子妃進入大廳,廳內婢女齊躬身向二人行禮。二太子見母后端坐在鳳椅上,立刻趨前跪伏在皇后跟前道: 「母后,祐兒來跟您請安了。」 「免禮,起來吧!」皇后道:「祐兒,近日裡你都在忙些啥呀?」 「回母后的話,祐兒除了上朝之外,就在府裡唸書寫字,閒暇時並與一些武師習武。」 「祐兒呀!不是我說你,沒事時你幹嘛去好勇鬥狠舞刀弄劍的,多危險呀!」 「母后,祐兒習武是為著強身健體,哪是好勇鬥狠呀!」 「我不管你是強身健體也好,好勇鬥狠也好,我就是不喜歡刀 個人信貸光劍影的。萬一有個什麼閃失,那可怎麼得了!」 「母后,不會啦!祐兒都會很小心的,再說,祐兒都用的是木刀木劍,不會有危險的。」 「沒有危險最好,不過你還是要小心在意才好。」 「是,母后,祐兒會記牢母后的教訓。」 「祐兒,我聽說你最近還有在做一件事,是麼?」 「沒有啊!母后。」 「沒有!難道沒有草藥這回事?」 「草藥!您是說這檔子事呀!一定是珍兒在跟您咬舌根子了。」 「你別怪珍兒」皇后望著二太子妃一臉無辜狀說道:「是我瞧著一些蹊蹺逼珍兒說的。告訴我是怎麼一回事?」 「母后,祐兒本不該告訴您這件事,祐兒是怕您擔心。可是您問著了,祐兒又不能不說。」 「祐兒,我往日裡是怎麼疼你的?你可不能有事瞞著我。關於草藥這檔子事你可要老老實實的告訴我這是怎麼一 節能燈具回事?」 「母后,您待祐兒是恩重如山,祐兒知道您比祐兒的親娘還疼祐兒。祐兒絕不敢欺瞞您任何事的。」 「你知道就好。那麼你快告訴我,你為什麼要到處去尋草藥?」 「母后,事情是這樣的。您是知道的,祐兒每天都會隨侍在父皇身邊上朝。」 「嗯,這我知道。」 「可是近來,我見父皇在早朝時精神有些恍惚,而且臉色也有點兒萎靡不振。」 「皇上怎麼個恍惚法?又是怎麼個萎靡不振法?」 「比如有人在殿前呈上奏章,父皇有時只是『嗯嗯』二聲,有時卻是坐在龍椅上打盹兒。祐兒見父皇應是沒將奏章內容聽進去。加上父皇走起路來總是危顫顫的需要太監扶著。」 「有這回事?」皇后說道:「那你尋草藥就是為著這回事囉?」 「母后聖明。祐兒見著父皇這付模樣甚是擔心,可又不敢明著問父皇。於是祐兒一邊找太醫相詢解決之?票貼D,一邊去私下探訪有什麼神丹名藥可對父皇有幫助。」 「那太醫怎麼說?」 「太醫說,父皇已是年事已高,加上父皇對國事的操勞,因此龍體自然已呈衰弱狀態。」 「說的也是,皇上已是年逾七旬,龍體衰弱也是當然。」皇后道:「祐兒,太醫可有解決之道?」 「太醫說,一般藥草只能去虛降火,這防止老年症候倒是沒聽說有何藥物可治療的。」 「太醫說的準沒錯,祐兒,那你為什麼又要去尋藥草呢?」 「母后,太醫只是在宮廷裡行醫,而在祐兒身邊有許多曾在江湖跑的奇人異士,他們一定是見多識廣,祐兒想他們之中可能有人認識方外之人煉就某種仙丹妙藥可以讓父皇返老還童吧!」 「那你尋著了麼?」 「倒是有不少人提供了幾付秘方及一些希奇的藥材給祐兒。」 「那你又是怎麼處理它們的呢?」 「母后,只要我一收到秘方或藥材,我就會找太醫前來辨識 酒店兼職。」 「辨識?太醫怎麼個辨識法?他都認得這些藥方或藥材麼?」 「絕大部分的藥方或藥材經太醫過目後,他都能辨識得出來。極少部分他不認得的,他就拿去熬煮,然後再親自嚐試,以辨其藥性。」 「結果呢?」 「不瞞母后說,那些藥方及藥材雖有些是很珍貴的,而且還有的的確具有特殊療效,可是竟無一味藥方是對父皇的衰老現象有幫助的。」 「哦!這樣啊!」皇后頗感失望的說:「祐兒,這件事你讓皇上知道了嗎?」 「母后,這件事祐兒不敢驚動父皇。」 「為什麼?」 「因為太醫建議祐兒不要驚動父皇的。」 「為什麼?」 「母后,太醫說,父皇的性格是積極好勝,處理朝政向來是採取精研細判,決不一絲不茍,如果一經決定的事,父皇就會貫徹到底。因此父皇的這種個性實不宜由他人告知父皇患了此種病症,否則後果難以臆測。」 「後果難以臆測?」皇后詫異地 個人信貸問:「有哪些可能的後果?」 「祐兒也是這樣的問太醫,據太醫告知,以父皇好強的個性,如果自己知道身體狀況出了問題,他會硬撐;可是如果是由他人告知,父皇就可能會感到煩躁難安,也可能會精神崩潰,也可能會惱羞成怒,不管是哪一種可能,對於皇上的病情來說都是不良後果的。」 「哦!原來是這樣!」皇后恍然道:「難怪皇上久久不到慈寧宮來,他應該是知道了自己的身體機能出了問題,他不願讓我察覺。」 「母后,那祐兒該怎麼辦?」 「祐兒,你的孝心我心裡明白。你就聽太醫的囑咐,面對皇上繼續保持不動聲色,以免造成皇上的心裡負擔。」 「可是祐兒著實為父皇擔心呀!」 「祐兒,你已經盡了力了,未來的就讓太醫去見機行事吧!」 「是,母后,祐兒謹遵母后教誨。」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禮服  .
創作者介紹

fijldjktfj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