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17日,消費者在日本東京銀座的一個商店中。
  中新網11月19日電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18日宣佈推遲上調消費稅率,並將於本月21日解散眾議院。美國《華爾街日報》19日發表文章稱,推遲上調消費稅的決定標志著他提振日本經濟的計划進入更激進的新階段,政策重心從削減債務向經濟增長轉移,這可能也是歐美國家密切關註的一項決定。
  文章稱,日本原定於2015年10月上調消費稅,這是削減該國巨額公共債務努力的一部分。但在18日,安倍表示政府將把消費稅上調時間推遲18個月。今年4月日本有過一次消費稅上調,結果是第三季度日本經濟陷入萎縮。此外安倍還表示將制定一套全新的稅收開支措施來長期推動經濟發展。
  文章指出,安倍和其智囊團此舉似乎是效法歐洲,批評人士稱過早關註減債(而不是一心一意通過財政貨幣措施提振需求)的做法加劇了歐洲經濟問題。但這個策略風險很大。日本公共債務的規模是經濟體量的兩倍以上,是發達經濟體中最高的。就連近期坦言在歐洲削減債務方面施加過多壓力的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簡稱IMF),也於10月敦促日本繼續貫徹增稅計劃。
  IMF10月發佈報告稱,鑒於日本公共債務高企,進行第二輪增稅對建立財政紀律的良好紀律至關重要。
  文章指出,對於安倍來說,重新調整被稱為“安倍經濟學”復興方案的決定是在17日日本經濟令人意外地連續兩個季度出現收縮之後敲定的。這一消息的公佈距安倍上臺大膽承諾打破日本通縮不到兩年時間。通貨緊縮是指價格、工資、支出和投資相繼下跌的惡性循環,這一現象已經困擾日本超過10年。
  日本政府經濟學家此前曾試圖讓安倍寬心,稱今年4月上調消費稅只會給日本經濟帶來最低限度的損傷。因為在上調消費稅之前日本央行已經嚮日本經濟註入大量新的流動性。
  也有人認為日本政策步伐應該邁得更大。美國前財政部長薩默斯(Lawrence Summers)認為,日本接近於零的現行利率降低了貨幣刺激政策的有效性。他在日前接受採訪時稱,日本應該更多地依賴擴大消費和減稅,這樣產生的流動性會更加直接地流入經濟領域。
  薩默斯稱,他不確定貨幣政策的有效性將有多大,但財政政策產生效果的可能性似乎更大。
  文章稱,安倍身邊的人士似乎開始認識到,財政政策應當更多地輔助貨幣政策,不過政府內部尤其是財務省立場偏緊縮的人士擔心,債務高企可能會引發投資者對日本的反感。安倍晉三的經濟顧問本田悅朗曾對記者表示,這是日本擺脫通脹的一個千載難逢的機遇,從這個角度來看,上調消費稅的做法有很大風險。
  日本正面臨在央行刺激措施和財政整頓之間找到恰當平衡點的困難,歐美決策者也面臨的同樣困境,在過去四年中,他們也在設法提振經濟擺脫金融危機後的疲軟態勢,實現持續複蘇。
  英國政府在2012年將債務削減計劃擱置一旁,隨後英國央行實施的寬鬆貨幣政策推動該國經濟實現快速增長。在美國,儘管在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簡稱:美聯儲)多年來刺激政策的扶持下,近幾個月美國經濟實現了穩步增長,但一些經濟學家認為,因美國國會和白宮間僵持局面迫使政府實施的預算削減阻礙了美國經濟的複蘇和就業增長。
  薩默斯認為,發達經濟體陷入到了一個新的結構性緩慢增長階段,其延續時間長於普通的周期性經濟波動,這一階段稱為“長期停滯”。他認為,決策者應擺脫二戰後大部份時間里使開放式財政和貨幣刺激政策受到限制的擔憂:即過高的政府債務可能導致通脹及利率大幅上升。
  薩默斯稱,過去20多年來的日本是長期停滯假設的一個最為清晰的例證。他表示,日本的遭遇將讓人們懂得如何應對長期停滯,以及不同政策的相對效力。
  文章指出,但日本也是政府累積巨額債務的很好例證,其負債水平遠高於希腊和意大利2010年發生債務危機時的情形,投資者十分擔心日本的違約風險,要求大幅加息。
  鑒於日本將遭遇類似命運的擔憂,再加上IMF和主權債務評級公司的警告,日本國會2012年夏通過了一項受三個規模最大的執政黨和反對黨支持的法律,同意分兩個階段將全國消費稅增加一倍,即到2015年10月將當時5%的消費稅上調至10%。
  上一次增加消費稅是1997年,從3%增至5%,距今已有15年。有人認為,上世紀80年代日本資產泡沫破裂後的那次增稅延長了日本經濟的低迷期,這也是日本領導人為何時隔這麼久才再次考慮此事。但日本議員後來被說服,認為需要採取削減債務的行動,特別是日本人口老齡化使得政府負擔加重。
  這項法律是在安倍2012年12月就任首相之前通過的,但他同意在其安倍經濟計劃中加入上調消費稅一項。該計劃的目標是結束日本長期通縮局面,抑制政府債務,這二者似乎又是矛盾的。
  文章指出,安倍與其幕僚之所以願意上調消費稅,原因之一是他們認為日本央行新推出的激進貨幣政策將對可能產生的衝擊形成緩衝。多年來,很多經濟學家覺得日本沒有擺脫通縮就是因為日本央行過於擔心通脹。
  安倍擔任日本首相後的主要措施之一就是任命黑田東彥為日本央行新任行長。黑田東彥在2013年4月份推出了大規模的新刺激計劃,其目標是在兩年內將日本政府對經濟的註資金額擴大一倍。
  文章強調,從許多指標來衡量,日本央行的這一方案取得了成功。日本的消費物價出現了上升,儘管還沒有達到日本央行制定的2%的目標水平。不過,物價的上漲較為脆弱。日本的大企業沒有根據通脹的上升幅度而給雇員加薪,日本的投資狀況也較疲軟。消費者依然較為謹慎,這使得日本上調消費稅的舉措對經濟造成嚴重衝擊。
  但財政支出也有局限性。對上世紀九十年代日本大型公共設施持批評看法的人士認為,當時效率低下的政治分肥支出延長了日本的經濟下滑周期。
  那些主張應繼續關註削減日本債務的人士擔心,與歐元區債務危機中希腊的情況一樣,日本的市場利率最終將出現大幅上升。不過,市場對此似乎並不過於擔心:在過去一周中,10年期日本國債收益率一直保持在0.5%左右,走勢較為穩定。
  文章最後指出,儘管安倍已承諾將在2015年尋求通過立法來取消進一步上調消費稅的計劃,但他並未完全放鬆日本的財政紀律。在18日舉行的新聞發佈會上,安倍仍然表示,消費稅的進一步上調時間被推遲至2017年,而沒有被取消。他表示,政府承諾不會再次推遲了。  (原標題:美媒:日本推遲增稅 或進入大規模經濟刺激階段)
創作者介紹

fijldjktfj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