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網株洲站12月2日訊(株洲晚報首席記者 李卉)11月26日凌晨2時許,蘆淞區順鑫佳園小區,年僅3歲的芊芊(化名)不幸去世,養母易裳(化名)深陷虐童疑雲。11月29日,記者走訪了易裳的工作單位和家庭。在領導、同事、家人眼中,易裳是一個執著、自律、精益求精的人,缺點是“追求完美、性子急”。
  一個是校園學霸、職場達人、犀利人妻、超級媽媽,一個是有些笨笨的、不能每次都達到要求的孩子。她們當中,一個永不停歇地奔跑,一個跌跌撞撞地摔跤。到底誰應該遷就誰的腳步?昨日,我們在繼續關註3歲女童去世案的同時,把目光投向更大的範圍,看看株洲辣媽們的育兒故事。
  陪患孤獨症的兒子在課堂學習9年
  她還想陪著兒子參加明年的高考
  “盡自己最大的能力保護他、幫助他”
  蔡女士,家住天元區韶山路某小區,今年45歲。
  蔡女士是上世紀八十年代的大學生,生孩子時已經27歲。兒子洲洲1歲半時,蔡女士總覺得兒子有些不對勁,但其他家人都覺得孩子有手有腳、能吃能睡,沒什麼問題。
  那時候是上世紀90年代中後期,大家對孤獨症還沒有什麼認識。但蔡女士堅持認為孩子有些與眾不同,比如,不理人,總是重覆著一句廣告詞,冬天也開著電風扇看著葉片慢悠悠地轉動,身在別的房間也不允許父母轉換電視頻道,哭鬧起來還有些歇斯底裡……
  終於,在1999年,洲洲被湘雅一位醫生診斷為患了孤獨症。於是,蔡女士帶著洲洲打針、吃藥、做手術,當得知這個病不能單純依靠吃藥打針就能治好後,蔡女士感覺天都要塌了。讓蔡女士難過的是,自從洲洲被診斷出孤獨症後,不少熟人、朋友都躲著自己。承受了巨大壓力的蔡女士想過一死了之,可當洲洲泡了一包感冒沖劑,遞給她說“媽媽你吃藥”時,蔡女士覺得:兒子有治,我不能死!
  接下來,蔡女士辭掉了工作,專心學習如何照顧患有孤獨症的孩子。洲洲去學校讀書後,蔡女士便在課堂陪了洲洲整整9個年頭。如今,洲洲已經18歲了,在讀高三,蔡女士依然可以輔導他的功課。
  蔡女士回憶,一次考試前夕,蔡女士跟洲洲講應用題,解釋了十幾遍,孩子似乎完全沒有聽進去。
  “我當時完全失控了,打了他兩個耳光,還把他所有的書都撕掉了。”蔡女士說,那一晚,洲洲哭了好久,直到筋疲力盡地睡著了。可她自己卻睡不著,她坐在書桌前,先是懺悔自己的失控,之後又冷靜下來想想有沒有別的方法,“在第二天早上6點多,我想到了另外一種更容易理解的方法。”
  結果,兒子那次考試打了雙百分。蔡女士原來只想讓洲洲念完小學,會點簡單的寫字、算數就行,“沒想到他一路讀到初中,後來還順利考上了高中。”蔡女士說。
  “他明年要參加高考,如果能陪著他在同一個考場考試,我還真想報名參加明年的高考。”蔡女士說,既然生了孩子,就要盡自己最大的能力保護他、幫助他,做媽媽就是這樣,“如果孩子走得比較慢,你就停下來,用合適的方式幫他一把。”  (原標題:孩子發展未達預期 看株洲辣媽怎麼辦)
創作者介紹

fijldjktfj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